ɭУBryson DeChambeau

ɭУBryson DeChambeau
ɭBryson DeChambeau˵Ͻ˹أHamateۣڹȥһֱҺܻܿʹPGAھ

DeChambeau˵InstagramϣKetteringҽĵǹصĹѡ

λǰھ˵ƹʱɳذĴʯذϣβϡ

ĶࣺڱpurrʱCleary Kick𾪵Ĵ

Ķࣺapos;Σapos;ڿֲ֮ҹջ

Ķࣺĺɫڻʤɥ

ɳعʶӵĵһֱ֮˳˱ֱŷ߸ڡ

ɭУBryson DeChambeauڴʦGettyĵһֱ18ɫƸˣGettyڱдֱ˵¿˹ݹIJԱڴʦ˵ıȷΪ80ڰ¹˹ҶӣAugusta Nationalĵڶ80֣˽

DeChambeau˵ͼڰʦڵдһ˺ͨһҪƵ˺

ڹ۵ijʣʹҸıץҡڣ޷μӸ߶ˮƽ˵;ϲס

DeChambeau˵ʱϢͿڴδڲμˮƽı

PGA51922ɽϿʼһºڲʿٽֲ

ÿѵͻź͹㳡ݵļ뵥˴ǵͨѶ

ɭBryson DeChambeau

ɭBryson DeChambeau
߶ȻBryson DeChambeauȼArnold Palmerĵ֣ˮϿ370루338mʻ

УDechambeauһ޴ij˱ϣBay Hillĵ̨ȷʾը

λȡϰԼһյϣɫĹϣȺʱѹ򣬽쵽СٴʤǣΪԣѾȫؽˣ531루486mϵɫڡ

ͨ˾˵·ߴ˵ĹϵĶУDeChambeauֻʣ70루64mĹ롣PGAѲǶֲΪ315/СʱԼ345루3.15m

ͳھDeChambeauڵֱһ

ֵעǣһ·ݽGolf.comIJɷʱš

˵ҽμӱһġ ڱϣBay Hillĵ֮һҿһЩܿ顣

2019׿ʼȵļ˳ΪPGAѲһʹܹӷ̨ü롣

ȥ꣬ĵһҪھԾ޴ļʻʽ̾ⳡ

ɭBryson DeChambeauڱɽBay Hillĵ˫֡ PGAѲÿڹлѵͻźͶݣﶩǵͨѶ

˹أBryce CartwrightҪΪнָ

˹أBryce CartwrightҪΪнָ
˹أBryce CartwrightܲNRLְҵĺͷvaxxer֮ѡΪ˵11Сʱҽƻ⣬޷硣

ǻƽ𺣰ǰܻΪۣΪб油ϯϵģ̩̹ʿݵĵ3ֳͻ

أCartwrightʿǰ練Ӧõ˵֮ǰʧȥ˾ݱ45ԪĹ

̩̹Ѿվλ26ȨPenrith JuniorȻܵ𾪵𾪡

ࣺԼ˹شNRLΪˤӵŶӷ

528֮ǰȱϯܰļǰӵһܣ½ѵ

ȻֻĺֱֺԲķvaxxerShanelleȡ˾޴ʤأCartwrightص̩̹ܲĵһƺ档

硶ʱCourier Mail״αλ107ϱϴһɫѵʧȥţжӵ׷λõı־

أCartwrightܾд̴ʱһش飬ǸNRLﰲȫЭǿԵģ

NRLܾͬԱǩ⡣

ǣʿԿأCartwrightΪڸݱѵ£ʹÿأCartwrightøӡ

̩̹ԱBrian KellyҲѵǿͬ󣬱Ļع顣

ϣ˽⣬NRLԱδ硣

Josh PapaliiSia SoliolaJoe TapineԼŵAddin Fonua-BlakeDylan WalkerNRLǡ

˹أBryce Cartwright

˹أBryce Cartwright
ƽ𺣰ǰ沼˹أBryce Cartwrightŭľǿ – Ĵ˹ءĪɭScott Morrisonһݻȵ罻ýС

NRLҪҶ528¿ʼ֮ǰϸﰲȫʩѵͱ

ǿأCartwrightܾʱ˺䶯ǩ˻⣬ʹNRL󣬿ƽ𺣰˷ѵְ

λ25ShanelleһΪvaxxerΪԷ򸾷֡

ࣺDale Copleyֲ֧˹أBryce CartwrightѡǷеľ

λɥǰ˹PenrithϾܾһǩָߡϢ

Ϸ˵һû˵Ƿġ

ҴûԼҽҽרҵԱҴδκӦûӦַʲô

ҴѡĶѡܵͬܵɡ

Ҷѡûκηԡˣҵ’vaxxer’ڴϢ

ĪɭMorrisonμ˱ۣNRLִС޴ûϷߡ

ûнأCartwrightЩǴҷ

дĿǰNRLУ粻ǿԵġ

DzҪĻѾΪԱṩ˻⡣

Ǵվͨstureвȣй©˽ҽϢǷǷġ

أCartwrightŭؾܾ˵ΨһܾNRLԱǵһȻֻһܾǹţ***Զࡣ

ݶͻϮJosh PapaliiSia SoliolaJoseph Tapineھܾ粢ӻɾǺֹѵ

Щǵ壬Ǿзʲôؼ˵

Ҳᱻ۸ӰҼͥͽľ

记者:卡塞米罗转会曼联接近敲定,将签下4+1形式的合同

  原标题:记者:卡塞米罗转会曼联接近敲定,将签下4+1形式的合同

  记者:卡塞米罗转会曼联接近敲定,将签下4+1形式的合同

  

  直播吧8月19日讯 据记者Florian Plettenberg透露,卡塞米罗转会曼联的交易接近敲定,转会费5070万镑加850万镑浮动。

  Florian Plettenberg指出,曼联引进卡塞米罗的交易非常接近敲定,球员对离开皇马抱开放态度,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位30岁的巴西国脚将加盟曼联,他的到来对曼联主帅滕哈赫很重要。

  根据英国天空体育的消息,卡塞米罗的转会费为5070万镑加850万镑浮动,他将与曼联签约至2026年,合同中还包含一年的选择续约条款。

  (木子)

  责任编辑:

记者:切尔西开始与若日尼奥谈续约,球员合约将在明夏到期

  原标题:记者:切尔西开始与若日尼奥谈续约,球员合约将在明夏到期

  记者:切尔西开始与若日尼奥谈续约,球员合约将在明夏到期

  

  直播吧8月19日讯 据外媒此前消息,切尔西中场若日尼奥传出离队可能,尤文一度将这名意大利国脚视为拉比奥特的替代人选。

  不过随着拉比奥特与曼联的转会谈判破裂,若日尼奥转会的相关传闻也随之消失。据意大利全市场网记者Marco Conterio消息,切尔西已开始着手与若日尼奥商谈续约事宜,球员与蓝军的现有合约将于明夏到期。

  新赛季若日尼奥代表切尔西出战2场比赛,并在揭幕战与埃弗顿的比赛中罚入制胜点球。目前球员在德转的最新身价为4000万欧。

  (Jaden)

  责任编辑:

记者:凯塔没有兑现潜力,红军推动续约只是为了保持转会价值

  原标题:记者:凯塔没有兑现潜力,红军推动续约只是为了保持转会价值

  记者:凯塔没有兑现潜力,红军推动续约只是为了保持转会价值

  

  直播吧8月18日讯 天空体育记者Melissa Reddy在报道中谈到了纳比-凯塔在利物浦的处境,她表示凯塔没有兑现潜力,利物浦推动与其续约只是为了保持转会价值。

  “你可以说利物浦对纳比-凯塔不满意,他因为伤病问题缺席了很多场比赛,而且从莱比锡的主要球员到克洛普团队运作体系中的一员,他在角色调整方面也遇到问题。”

  “凯塔展示了他的才华,但不是利物浦当初认为他们签下的那种球员。他加盟利物浦的时候被认为可以兑现潜力,成为世界足坛这个位置最好的五名球员之一。”

  “我记得克洛普在签下凯塔的时候说过,他的手机从来都没有响过那么多次,有那么多的祝贺信息,因为很多俱乐部都想要签下他。”

  “我认为利物浦之所以给凯塔新的合同,只是因为他们试图保持对球员的估价。如果他离开,这对利物浦来说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情,也不会是完全不利的情况。”

  (木子)

  责任编辑:

记者:为了离开曼联 C罗愿降薪30%去多特

  
  来自CBS记者本·雅各布斯的消息称,为了能离开曼联,C罗愿意降薪30%。他愿意接受降薪以加盟多特蒙德。

  此前德国《图片报》报道,经纪人门德斯已经向多特蒙德推荐了C罗,多特正在进行计算,看看他们是否能负担得起引进C罗的费用。多特希望用租借或者转会的方式引进C罗。

  而雅各布斯透露,为加盟多特,C罗愿意接受一份降薪合同,而且降薪幅度比较大。

  C罗仍然希望能离开曼联,愿意竭尽全力帮助其它球队签下自己。

  (塞尔吉奥)

让更多青少年爱上足球

  2015年,国务院公布《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足改方案”)。足改方案明确提出,改革推进校园足球发展,发挥足球育人功能,推进校园足球普及。

  7年多来,校园足球发展有哪些进展?在足球改革和体教融合方面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未来的方向是什么?近日,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全国校足办)主任王登峰接受了本报专访。

  四项举措 推动校园足球发展

  王登峰说,7年多来,教育部主要通过4项创新举措推进校园足球改革发展,包括建设校园足球特色校、构建竞赛体系、打造“满天星”训练营和建设荣誉激励体系。

  “校园足球特色校聚焦教会、勤练、常赛,面向人人开展足球教学、男女均衡开展足球运动,每周开设一节足球课,培养学生的足球兴趣。”王登峰说,目前全国已有3万多所校园足球特色学校、5500万名学生参加足球运动,有效扩大了足球人口规模,做大中国足球发展的塔基。

  近日,全国校足办发布通知,将于8月21日起举办2022年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夏令营竞赛。自2015年设立以来,校园足球夏令营已成为检验校园足球发展效果的重要平台。

  王登峰介绍,在校园足球竞赛体系方面,教育部搭建了以学校代表队为参赛主体的四级联赛和以遴选县、市、省、全国最佳阵容的夏令营并行的竞赛体系。“夏令营将个体能力强、潜力大但所在队伍整体竞技水平不一定很高的运动员选拔出来,形成了‘强队斗志昂扬,弱队也能积极参与’的局面。”

  为了培养新时代的足球精英人才,教育部在充分调研欧洲青训体系和人才培养模式的基础上,提出“满天星”训练营暨新型足球学校建设的方案,打造不脱离学校、不脱离家庭、不影响学业的专业化足球人才培养平台。

  “训练营专业化的训练竞赛是‘聚’,学生平时回归各自学校学习是‘散’。教育部向各地派出优秀教练员,让学生在课余和节假日就近参与高水平训练和竞赛,通过‘满天星’训练营和校园足球竞赛体系,选拔出最具潜力的高水平运动员。”王登峰表示。

  在荣誉激励机制方面,王登峰说,校园足球荣誉体系包括县市省到全国的各级最佳阵容。通过冬令营竞赛,对夏令营遴选出的13个组别最佳阵容运动员再选拔,形成校园足球国家队,让孩子们从小树立为国争光的信念和理想。

  体教融合 搭建人才培养体系

  从今夏开始,第一届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在全国各地打响,来自学校、俱乐部、体校和社会青训机构的足球小将同场竞技,精彩的比赛受到各界关注。

  “这一全国性青少年足球竞赛平台之于学校体育改革、体教融合和中国足球改革都具有重要意义。”王登峰认为,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打破了参赛壁垒和身份界限,可以为青少年足球运动员提供更多的比赛场次和实战锻炼机会,为中国足球遴选精英足球后备人才。

  2020年8月,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深化体教融合促进青少年健康发展的意见》。王登峰表示,校园足球是体教融合推进学校体育综合改革的探路工程,也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的奠基工程。两年来,体教双方围绕足球改革发展通力合作,除了推出全国青少年足球超级联赛(青超联赛)等体教融合赛事之外,双方还共同开展了校园足球教练员培训。

  “下一步,体教双方要进一步理顺协同机制,形成发展合力,实现全面育人和精英培养共同发展的局面。”王登峰说,足改方案为中国足球提出了推广普及、构建完整竞赛体系、完善青训体系以及强化职业联赛和国家队建设4个层次的改革发展任务,每个层次的任务都需要体教融合共同推进。校园足球的主要任务是普及推广和竞赛体系建设,并为青训体系建设提供支持。

  “依托体教融合形成的足球人才库,必须跟进搭建更加科学、高效的体教融合青训体系接续培养,为职业足球俱乐部、各级国字号球队提供人才支撑,为提高中国足球整体竞技水平、加强职业联赛和国家队建设打下扎实的人才基础。”王登峰说。

  抓好普及 做大足球发展塔基

  王登峰认为,随着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竞赛活动的持续开展,如何带动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踢球,是目前做好校园足球、办好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必须解决的问题。

  “提高中国足球的竞技水平、振兴中国足球,普及是基础,只有坚持普及基础上的提高,才能做大做实塔基,为中国足球源源不断地提供后备竞技人才。”王登峰表示,针对校园足球发展,教育部将持续做好5个方面的工作,包括抓好校园足球普及推广、完善校园足球竞赛与选拔体系、大力发展女子足球、选拔足球精英人才出国留学、强化校园足球条件保障等。

  王登峰介绍,在女足发展方面,教育部计划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布局10所高校,招收组建女子足球高水平运动队,给予一定招生名额,完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条龙”女足后备人才培养机制;在球员“留洋”方面,教育部正在研制青少年校园足球精英人才出国留学培养计划,每年从校园足球联赛和夏令营中选拔男子、女子足球运动员各100名,到欧洲顶级职业足球俱乐部青训梯队接受高水平专业化训练。

  到2025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要达到5万所;校园足球教师、教练员数量翻番;遴选600名优秀校园足球运动员(男女同比例)赴国外留学和训练;选派500名优秀校园足球教练员赴国外研修;新建校园足球场地2万片……王登峰说,中国足球竞技水平的提高不会一蹴而就,需要久久为功的持续努力。“最终,使足球成为群众普遍参与的体育运动,形成健康的足球文化,为中国足球源源不断地提供后备竞技人才。”

认识诗人帕索里尼

  作者:刘儒庭(新华社原高级记者)

  今年3月5日是意大利著名电影导演皮埃尔·保罗·帕索里尼百年诞辰。除了电影导演,他还是杰出的小说家、剧作家、评论家,又是杰出的诗人。由于种种原因,他的小说、剧作、评论和诗在我国很少见。诗言志,他的诗更能体现他的心怀和立场,译介、研讨这些诗作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帕索里尼的故乡是弗留利地区的卡萨尔萨小镇,20岁上大学时他就出版了第一本诗作《卡萨尔萨的诗歌》,之后又出版了五六本诗集。使他一举成名的是1957年和1961年先后出版的诗集《葛兰西的灰烬》和《我的时代的宗教》。诗集出版后立即引起巨大轰动,当时的报道称,“销售情况如此之好极为罕见”。评论界很快开始热烈讨论,好评如潮,前一本被称为“新一代(知识分子)的第一本诗作”,是“对20世纪意大利文学的挑战”,“宣告了资产阶级文明的末日”;后一本更将矛头直指教会,猛烈抨击教会、意大利的权力体系、黑手党和新纳粹,不留任何调和妥协的余地。

  两本诗集分别收集了写于1951年到1956年的11首诗和1955年到1960年的近40首诗,均以其中最重要的一首诗的题目作为书名。诗人自己说:“《我的时代的宗教》表现的是60年代的危机……一方面,新资本主义的警钟已经拉响,另一方面,革命处于停滞状态,两者之间是真空,是随之而来的生存的可怕真空。”这些诗作描绘的年代正是二战后意大利经济恢复后工业高速发展的时期,相对落后的南方很多农民涌到北方,形成汹涌的国内移民潮。意大利虽然很快从一个落后的工业农业国发展成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但随之而来的经济和社会的深刻变化却使很多严重问题凸显出来。诗人敏感地发现、描绘了这些问题,极力抓住底层百姓实实在在的苦难,仔细思考、分析,明确表达自己的愤慨和批判,勇敢抗争,提出应当全盘否定这个新资本主义社会,否定这个早已衰落的庸俗虚伪的“国家的冷酷无情的心”主宰的社会。

  帕索里尼大学毕业后来到罗马,在一座监狱附近租了间房子,每天挤公共汽车到郊区小镇教书。途中所见为他的诗提供了素材,也使他见识了穷人的艰辛,感受到“疲惫苦涩的生活烦乱严酷”。两本诗集收集了大量“读画诗”和“游走诗”。前者是观赏一幅画,同时又观察四周,既描绘画作又写周围的人和事以及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像对着镜子在思考、探索;后者是游走于街头广场,有时甚至是“神游”,清清楚楚地表现目之所见和心中所想,既像充满激情的内心独白,又有雄辩的批判力。

  收入两本诗集的诗作题材广泛,包括对反法西斯抵抗运动的歌颂,对野蛮的工业化和新资本主义的揭露与批判,对工业区边缘地带贫苦百姓和失业者的艰难生活以及这些地方年轻人以放荡行为表达抗争的描绘,对社会混乱和投机钻营以及畸形消费的批判,对知识界的犬儒主义和助纣为虐的批判,对教会的毫不留情的抨击等等。诗人看到,“意大利没有任何变化:/它在像空气一样的甜蜜的死亡中战栗,/最高统治阶级的统治永不变异。”这些诗描绘了万花筒般的生活场景和细节,表现了诗人对社会现实的独特看法,在抨击“资产阶级无能”的同时,一些不值一提的细节和某些人的无知、顺从激起诗人的激愤。同时他也从游民无产者身上看到了纯真和希望,看到民众中也有很多人“从冰冷的岩石中/汲取强大的激情活力”,认为他们是自由的、不受种种规则约束的典型和未来的希望。这点燃了他的同情、愤慨和激情,对民众“那一成不变/反复再现的生活的认知/长久地存在于我心底,我心里/依然满是早已不新鲜的哭泣”,“我心中是暴风骤雨”,“我不把我的情感变成爱/是我的多大的过错?即使我能将/万分的纯洁、盲目的仁慈日复一日地贯穿于生活,/这依然是重大过错……”诗人最后说:“必须摆脱焦虑,/必须摆脱这贫穷苦难的监狱!”在诗集中,诗人这强烈的激情闪着光投射于所有事物,使这两本诗集被认为是观念明确、“激情与思想意识相互重叠”、最具个人特色的杰作。

  作为第一部诗集书名的《葛兰西的灰烬》也是一首游走诗,诗人去教书的途经之地就包括葛兰西墓地所在的公墓。葛兰西是意大利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西方最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文艺理论家,因提出“走向社会主义的民族道路”被称为“创造性的思想家”。他33岁时被法西斯判处20年徒刑,在狱中吃的是发霉的食物,多雨阴冷的冬季不许取暖,病时不给应有的治疗,墨索里尼恶毒地宣称“要使他的头脑停止思考20年”,妄图达到“慢性杀害”的目的。但葛兰西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仍然以坚强的意志研究革命理论,凭记忆写下30多本《狱中札记》和大量书信(后结集为《狱中书简》),成为意大利现代思想史中的重要著作。入狱11年后葛兰西死于狱中,被葬于罗马市近郊的非天主教徒公墓,简单的墓碑上仅铭刻着“葛兰西之墓”和生卒年月。诗人途经墓地后怀着敬仰的心情写道:“你用消瘦的手描绘出理想”,“在被虐杀的时日,/写下最辉煌的诗篇巨制。”“你不顾牺牲地斗争,/真诚狂热地献身,意识中充满自由的激情”,“捍卫着令人着迷的纯真”。诗人满怀激情地呼吁:“必须认知,必须行动”,“不容任何让步”,表达了“在世界上应该做一些事,承担启蒙教化的作用”的雄心。

  第二本诗集《我的时代的宗教》除前述内容外,一项重要内容是猛烈抨击教会,使这一诗集成为他的诗作中最具激情和战斗力的作品。作为诗集的书名的这首诗也是一首“游走诗”,但不是诗人在游走,而是两个青年在罗马游走,诗人在对之观察和回忆及思考中写成这首诗。他想起,自己儿时曾“将我的纯真/和鲜血全部奉献给耶稣基督”(诗人实际上14岁就放弃了宗教信仰)。但他现在看到的是,青年人“在混乱中生存,没有一个人关心,他们/怀着激情恣意而行”。诗人指出,天主教的信仰“就是资产阶级的信仰,/其标志是各种特权,各种好处,/各种奴役”。

  二战后期和战后重建时期,意大利最流行的艺术风格是新现实主义,这种风格的优秀小说和电影大量涌现,在世界文坛影响很大。但是,新现实主义的诗作却很少,诗坛最有影响力的是着力刻画人的内心世界细微情感瞬息万变的隐逸派。在这种情况下,一个30多岁的无名知识分子写出如此观点明确、如此热情洋溢、如此雄辩、战斗力如此强大、思想意识如此鲜明的诗作自然会引起巨大反响。著名作家莫拉维亚说:“帕索里尼是一位伟大的诗人,一个世纪只会有那么两三个伟大的诗人。”

  这些诗作自然也使教会和极右翼极为愤怒。1975年11月2日人们在罗马郊外的海滩发现了帕索里尼的尸体,17岁的男妓皮诺领罪,但至今人们仍怀疑他不可能单独杀死诗人,他只不过是替罪羊。诗人被袭击致死的那块空地,很快成了“朝圣之地”,小汽车排起长龙,有人用石块垒起椭圆形坟堆,用两根木棍做成十字架立在坟后,漆上“P.P.帕索里尼”,还有人剪下报纸上诗人的照片压膜后靠在十字架旁,四周的花瓶插满鲜花。

  《光明日报》( 2022年08月18日?13版)